翁春芳:雪域高原上的線路守護者
投稿:通訊員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打印】【關閉

  迪慶高原的一個夏日,來自泰山腳下的列兵龍逸,第一次走在僅有兩個腳掌寬的巡線路上,看到左邊是60多度的陡崖,陡崖下邊就是波濤洶涌的金沙江,臉色發白,雙腿打顫。“看好腳底下,跟緊我;相信自己,你肯定行。”走在隊伍前頭的一名少校,一邊給龍逸打氣,一邊小心翼翼地用探路棍試探著碎石,帶著龍逸一步一挪走向遠方。

  這名面容黑瘦的少校,就是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五連連長翁春芳。他在迪慶高原任連長5年多,帶領全連官兵在高原上用生命捍衛通信線,保證了國防通信線路的暢通,連隊連續5年被評為先進基層單位,個人先后榮立一等功、三等功各1次。

 

  “保證信息暢通,不玩命就搞不成”

 

  5年前的夏天,翁春芳從600多公里外的春城昆明到五連報到才知道,連隊維護的數百公里通信線路,分布在海拔1800米到4200米的高山峽谷,要穿越金沙江、瀾滄江、白馬雪山,要常年在高海拔、高紫外線、高寒冷、低含氧量的高原上風里來、雪里去,他心不由得一緊,“保證這條‘信息高速天路’暢通,不玩命就搞不成。”

 

  干起活來,翁春芳真的很玩命。2017年7月,連續幾天的暴雨,將瀾滄江上一段過江國防線路多處沖斷。此時,邊境軍情正急。翁春芳帶領官兵火速搶通,他把一根長繩一頭拴在四級軍士長鄭成兵腰上,一頭拴在自己腰上,拉著端坐在江面鐵索上的鄭成兵,一寸一寸向江對面挪動,一個一個掛鉤將國防光纜掛在飛索上。3個多小時過去了,鄭成兵掛完了光纜,爬下筆直的電線桿,一下子癱臥在山坡上,翁春芳顧不得抹汗,就趕緊給鄭成兵做起了腰部按摩。奮戰3天,10余處斷點全部修復了。

 

  5年來,翁春芳帶著他的兵,走了10多萬公里,雖然有滑下山崖一大截、被激流沖出好幾米等險情,但次次化險為夷,創造了連續5年無重大傷亡無責任性阻斷的紀錄。

 

  “帶兵就是帶心,留心才能留人”

 

  “別看翁連長干起活兒來是個不要命的‘猛男’,其實私底下是個標準的‘暖男’。”在連隊待了16年的三級軍士長陳文雄說,每天早操,他站在隊伍最前頭,每晚12點后查一次哨后再上床,風雨無阻,雷打不動。

 

  一次,有個戰士的父母來探親,得知翁春芳喜歡抽煙,就從家里帶來了幾條好煙,但被翁春芳嚴正拒絕。那名戰士以為連長對他有意見。翁春芳對戰士說,微腐敗也是腐敗,作為連長,決不會干半點兒傷兵心的事兒。翁春芳還當著全連官兵的面兒,立下戒煙“軍令狀”。

 

  “帶兵就是帶心,留心才能留人。”翁春芳說,大家只要把連隊當家,就算身處高原,也會把工作干好,一步步成長成才。五連營區曾是一個硅鐵廠,土壤貧瘠,什么都種不活。翁春芳帶著大家,把土全部換掉,種了松柏,還栽了花,一到春夏兩季,營院就成了花園。圍墻外有個蓄水池,漂著厚厚一層垃圾,翁春芳帶頭跳下去,清垃圾,挖淤泥,讓官兵們多了個周末釣魚的去處。短短幾年時間,營區大變樣,更綠了,更美了,官兵們也更有歸屬感。

 

  “大家互相幫助,才能和諧相處”

 

  五連負責的巡線路,與滇、藏、川等三省交界,藏族、納西族、彝族等少數民族混居。原本就很復雜的光纜線路處理問題,更要考慮民族、宗教、地域習俗等多種敏感問題。“我是從云南農村走出來的彝族孩子。習近平主席告訴我們,中華大家庭的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從小沐浴著黨恩的翁春芳感受頗深。

 

  這年3月,翁春芳帶隊巡線時,發現一段國防光纜線路上,七八輛幾十噸重的大貨車來回穿梭,很有可能會壓壞或鏟壞國防光纜,翁春芳趕緊上前制止。村長白馬聞訊趕來,翁春芳耐心地給他講解法規法紀,反復強調國防通信線路的重要性,終于贏得了白馬的理解和支持。白馬讓施工隊在線路上方鋪設好幾厘米厚的鋼板,保護了線路的安全。此后,白馬和翁春芳成了朋友,同時也成為巡護線上的一名民間“義務護線員”。

 

  “大家緊緊團結在一起,互相幫助,才能和諧相處。”翁春芳說。藏族同胞的青稞收不完,連隊官兵就趕去幫忙;駐地附近村子修水渠,連隊派人配合監督涉線安全;駐地修高速,連隊積極上報遷改線路計劃;連隊搞建設,駐地政府第二天就派來了施工隊。如今,在駐地從村長到市長都是翁春芳的朋友,連隊官兵巡線路過沿村,當地康巴漢子總會熱情地招呼他們到家里歇歇腳,請“金珠瑪米(解放軍)兄弟”喝杯酥油茶。(記者 劉小兵)

 
更多
广西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