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軍:初心不改,只為法徽閃耀
投稿:通訊員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打印】【關閉

  初心不改,只為法徽閃耀

 

  ——追記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立案二庭副庭長李慶軍

 

  他生前默默無聞,是親朋同事口中的“普通人”,沒有幾枚“軍功章”,連留下的照片都屈指可數。離世后,他的平凡事跡卻感動中原大地。

 

  作為一名法官,他工作25年,不向領導伸手要官,不向當事人伸手要錢,不向朋友伸手要幫助,被稱為“三不法官”。

 

  2018年9月28日,這位共產黨員、資深法官——時任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長的李慶軍不幸因病去世,生命定格在54歲。這位司法的“燃燈者”,究竟在人們心底播撒下怎樣的光與亮?

 

  1、“越是扛著大包小包來開庭的,越要傾注更多心血”

 

  場景一:

 

  2019年7月11日,河南高院一間會議室里,一位70多歲的老太不停擦拭著眼淚,回憶著自己和李慶軍交往的片段。這位老太名叫周光華,老家河南南陽。從2004年開始,因為一起土地糾紛,她家和當地一家開發商打起了官司。從基層法院到市中院,都是她勝訴。但是每到執行階段,開發商都不斷提出異議阻撓執行。后來,開發商又申請河南高院再審,案件到了李慶軍的手里。

 

  “自己年紀大了,連律師都沒有,而對方‘有錢有勢’,勝訴的案件會不會到這里被推翻?”周老太的心里直打鼓。“我不管他勢力多大,都要按法律辦!”這是李慶軍的回答。

 

  “聽到這話,當時我眼淚都流出來了。李法官公正得很,讓他吃個飯不去,就在辦公室里吃個饃。”周光華哽咽著說道。收到駁回對方當事人再審申請的裁定書后,周光華帶著一籃土雞蛋,從南陽坐了將近300公里的大巴,找到了李慶軍的家里。這一次,李慶軍沒有像對待其他當事人一樣把周光華拒之門外,而是把她請進家喝茶聊天。臨走前,李慶軍給周光華拿上了自家的山藥。他對周光華說:“你要是不拿,雞蛋我就不能收。法官是有紀律的。”

 

  “越是扛著麻袋、大包小包來開庭的,越要對他們傾注更多的心血和注意力。”這是李慶軍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在一起勞動爭議再審案件中,申請人有一些訴求,當時合議庭大多數成員的意見是駁回再審。但是李慶軍在仔細查閱卷宗后認為,二審判決對加班費舉證責任的分配不當,有必要裁定再審。

 

  “加班費涉及的數額只有3000多元,還是直接駁回吧。”有合議庭成員說。

 

  “數額再小,也是農民工拋家離子、留著汗水干出來的,明擺著的事不予支持,讓老百姓失去的不只是那一點勞動報酬,更是對法律公平正義的信心。”李慶軍的這番話,讓合議庭成員都同意了他裁定再審的意見。

 

  2、仿佛只有工作,才是他醫治病痛的良藥

 

  場景二:

 

  2018年10月,李慶軍在河南高院的辦公室里,他的愛人馬鳳實和妹妹李鳳蓮正在整理李慶軍的遺物。19本日記疊成一摞,這些“病隙瑣記”,此前從來沒有人看過,就連馬鳳實也不知道。拉開辦公桌抽屜,一個放著藥、體溫計和血壓計,另一個放滿了沒有來得及吃掉的餅干等點心。看到這一幕,再也忍不住淚水的馬鳳實和李鳳蓮抱在一起,泣不成聲。

 

  李慶軍的離世,讓周圍人都感到很震驚。

 

  他的同事甚至是父母、親朋都不知道他的真實病情,只知道他身體有點“小毛病”。直到做腎移植手術前,要向單位請假,再也瞞不下去的他,才把自己患尿毒癥的事告訴了身邊同事。“為什么不請病假好好休養呢?”很多人不解。

 

  “慶軍說,法院案件多,大家手里都有一堆活兒,如果都知道我有病,肯定會照顧我,其他人辦案的壓力會更大。再說,一個法官不辦案還有什么價值?”馬鳳實給出了回答。

 

  2014年,李慶軍就被確診為尿毒癥。醫生告訴他,如果不透析,就會危及生命,并給出了兩種治療方案: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血液透析效果好,但每周要到醫院做三四次,每次要4個多小時;腹膜透析的效果不如血液透析,但可以自己在家做,不影響工作。

 

  李慶軍考慮了好幾天,還是放不下工作,最終選擇了腹膜透析。

 

  此后的4年多,李慶軍早上6點準時起床,做一天中的第一次透析,中午回家做第二次,下午下班后做第三次,直到晚上11點多再做第四次透析。為了按時上班,李慶軍經常帶著早飯去單位,可是有很多次,他中午又原封不動地把早飯帶回來。馬鳳實埋怨他,他總是那幾句話:今天接待了好幾撥當事人沒時間吃,今天忙著開庭來不及吃,今天感到惡心吃不下……

 

  李慶軍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其實早在2011年,他就感到身體不適。在這一年3月3日的日記中,他寫道:“近日身體特別不舒服,眼睛一直腫著,不敢喝水,感覺要出大事。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即將高考的兒子,也許這是我工作的最后階段……”

 

  2016年后,李慶軍每月都要去北京復查一次身體。他總是坐周一晚上10點12分的K180次列車,周二做完復查就返回鄭州,回到辦公室,直到很晚才回家。只有把一天落下的工作補上,他心里才踏實。

 

  由于腎功能差,李慶軍不能多喝水,和當事人溝通時間長了,就會身體乏力、舌頭發僵。實在堅持不住了,他就喝口水漱漱口再吐掉。

 

  2018年9月2日,李慶軍做腎移植手術當天的一大早,審判團隊成員任方方還收到他的短信:“我要休息一段時間。禹州電纜案,6號以后聯系當事人讓雙方再談一次,調不成還按原定方案辦。卷在柜子上。”任方方沒有想到,這條短信竟成為李慶軍給她的最后留言。在李慶軍生命的最后8個月,他還帶領審判團隊結案360件,占全庭結案總數的三分之一,僅他個人就結案121件,是全庭辦案最多的法官。

 

  3、“你說我不就懂個法嘛”

 

  場景三:

 

  2017年端午節,這是李慶軍在濟源老家過的最后一個節日。鄰里鄉親們一撥一撥地來,大都向李慶軍咨詢遇到的各種法律問題。李慶軍不厭其煩,耐心地給他們解答。母親把飯菜熱了又熱,李慶軍卻始終沒顧得上吃上一口。到了下午,餓著肚子的李慶軍又開車回到了鄭州。

 

  李慶軍出生在濟源市王屋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北李洼村。1978年,正值恢復高考的第二年,李慶軍升入高中。

 

  早上,玉米面糊糊,中午,玉米面饃饃,晚上,玉米糊糊面。住的是土坯房,睡覺要打地鋪。課本奇缺,讀書一靠借,二靠抄。當時,李慶軍是班上的學習委員。他在一次班會上的發言,高中好友侯懷樂記憶猶新:“他說,貧窮不是我們山區孩子的過錯,但是改變貧窮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們別無出路,只有埋頭讀書,以此來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家鄉的貧窮。”

 

  1982年,李慶軍考上了河南大學政教系,成為鎮上第一個本科生。1986年,李慶軍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鄭州牧專做了一名法學課老師。他是村民眼里最有文化的人。每次回家,鄉親們總為宅基地、耕地等矛盾糾紛找他評理、想辦法。看到鄉親們常常因為糾紛吵架、打架,甚至有的年輕人因不懂法走上犯罪道路,李慶軍時常為法律知識儲備的不足而苦惱:“我能為鄉親們做點啥?”

 

  李慶軍一邊工作一邊自學,最終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學法學碩士研究生。1993年,已畢業的他又通過公開招考進入河南高院,從此踏上了追尋公平正義之路。

 

  作為省法院的法官,李慶軍的名字在十里八鄉家喻戶曉。不少人為案子找他“走點關系”,他總好言相勸:“我給你分析問題可以,但是說情打招呼可不行啊。”為此,他還在鄉親們中間落下一個“不辦事兒”的名聲。

 

  “慶軍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有點太不給情面。”侯懷樂既佩服又感動。有一年,侯懷樂找到李慶軍,想讓他給下級法院打個招呼說個情,關照一下自己侄子承包蓋房發生事故的案子。李慶軍直截了當地對侯懷樂說:“我們是好朋友,但情誼是情誼,案子是案子,我不能干涉。”

 

  一位叫辛治庭的律師代理一起銀行存款糾紛案,因為攬儲員跑路,老百姓要不回錢,起訴到法院。銀行申請再審的時候,案件分給了李慶軍。辛治庭認為攬儲員已經被辭退,銀行又在報紙上刊登了聲明,自己和李慶軍還是校友,這次申請應該沒問題。李慶軍認真研究案情后,依法駁回了申請。他說:“業務員攬儲是職務行為,銀行雖然刊登了免責聲明,但老百姓對此沒有注意義務,他們把錢存到銀行,認的就是蓋有公章的合同,這個錢該還。”

 

  李慶軍從來不徇私情,可是,遇到向他討教的鄉親,他總是耐心地幫助解答,引導他們走法律途徑。剛做完手術,還在監護室里,李慶軍就接了一位老鄉的咨詢電話,談了好長時間。當時,妹妹李鳳蓮急了。身體虛弱的李慶軍卻回答:“哎呀,她不就是問一些法律的事情,你說我不就懂個法嘛。”

 

  4、只為對得起這身法官服

 

  場景四:

 

  2013年7月,省法院組織親情寄語活動。馬鳳實想了許久,從內容到形式都提了很多想法。最后,李慶軍選擇了最為簡單的一句話:廉潔辦案,平安一生。他把這句寄語裝裱好,掛到辦公室里,每天上班都能看到。

 

  對于愛人的這句寄語,當時李慶軍還寫下了自己的感悟:廉潔辦案,當然是職責要求。是希望清正為官,廉潔自律,不為他人的一兩二錢三喪失人格,丟了官德。平安一生,是家人最高的希望,也是最低的要求。做到了廉潔辦案,才能平安一生,要想得到一生平安,也就不能有私心,生貪念,以案件做交易,拿公正換利益。

 

  “李慶軍沒有獲得多少榮譽證書,不是他工作不努力,而是因為該得榮譽的時候,他都讓了。”曾任原立案二庭庭長的卜發忠說,2018年,河南高院進行上半年績效考核,按照辦案情況,李慶軍完全可以評為第一檔次,但他讓了,非要往下降不可。庭里給他做工作,說按照工作情況,實事求是進行評定。李慶軍還是說:“把榮譽讓給年輕人吧,我的工作只要能對得起我身上這身法官服,就夠了。”

 

  李慶軍剛到法院工作不久,帶他的法官張古淮逢人就夸李慶軍是個法官的好料子。李慶軍用他的拼勁、韌勁給予了最好的回答。案件錯綜復雜,李慶軍擠出時間鉆研審判業務,撰寫的判決文書被評為全國法院優秀民商事裁判文書。他對每起案件都一絲不茍,判決書寫完要看3遍以上,他對同事說:“每當我寫判決書時,總感到敗訴方當事人就在對面看著我,一定要把法理說清楚,讓當事人輸得明白。”2016年,院里組織首次入額法官考試,李慶軍連飯后的散步時間都舍去了,躺椅上的他手不離書,最終取得了全院第四名的好成績,如愿成為一名員額法官。

 

  “從入行到去世,他用25年時間只做一件事:當好一名法官,當一名好法官。他用生命踐行了初心,得到了始終。”比李慶軍晚一年進入省高院的民四庭庭長周志剛如是說。

 

  一進李慶軍家的客廳,兩枚法徽就擺在柜子最顯眼的位置上。“慶軍就是想讓大家知道他是一名法官,他是真心熱愛這個職業。”馬鳳實說。(記者 靳昊)

 
更多
广西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