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斷伸向扶貧款的“黑手”
投稿:通訊員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9年09月06日     【打印】【關閉

  近日,河南省汝南縣紀委監委召開全縣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會,會上通報了該縣三橋鎮夏屯村村干部杜德娃的違紀典型案例。“杜德娃擅自截留貧困戶危房改造補助款,甚至連貧困戶的臨時救助款也不放過。”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說。

  群眾舉報“扶貧扶得越來越貧”

 

  “同志,俺給你們反映個事兒行不行?要是不行,俺就到市里、省里去反映。”2017年10月的一天,汝南縣三橋鎮夏屯村羅莊的貧困戶張良剛邁進縣紀委接訪大廳,就情緒激動地對接訪人員說。

 

  “大叔,您別急!有啥事兒坐下來慢慢說。”縣紀委接訪人員忙上前將張良請進來坐下,遞上一杯溫開水,勸慰道。

 

  張良胸中的怒氣消了一些,但仍氣憤地說:“他杜德娃扶貧,結果把我扶得越來越貧,這能算是扶貧嗎?”

 

  通過仔細詢問,接訪人員得知張良所說的杜德娃是夏屯村黨支部委員、村委會委員、文書,之前還曾經擔任過村委會主任,是張良的幫扶責任人。按道理,對于幫助自己脫貧致富的幫扶責任人,張良應該是心存感激的,如今怎么滿腹怨言呢?

 

  原來,前些年張良的住房是危房,2017年7月份,他本人因房屋倒塌找過村干部反映問題。但是,因為當年危房改造政策沒有下來,該村黨支部書記陳冬初讓杜德娃按照往年危房改造標準先墊資給張良建房子,待當年政策下來后再按危房改造申報。當時,張良和杜德娃都表示同意。于是杜德娃請建筑商先行墊資建房。

 

  房子建好了,其中用了張良老房子扒下的不少舊磚。后來,經有關部門測算,張良實際建房費用接近1.3萬元。按照2017年標準,政府發放的危房改造補助款是1.8萬元。但是,杜德娃卻把1.8萬元全部支付給了建筑商,把本該張良得到的實惠給了別人,損害了張良的利益,張良的貧困狀況并沒有得到改觀。所以才有了張良到縣紀委進行舉報的一幕。

 

  連臨時救助款也不放過

 

  該縣紀委監委調查人員抓住張良反映的這一線索,深入調查發現,杜德娃還有其他違紀行為。其中,最典型的是杜德娃連貧困戶的臨時救助款也不放過,也要“雁過拔毛”。

 

  根據上級精神,截至2017年12月25日之前“四類人員”(五保戶、貧困戶、低保戶、殘疾人)危房改造完工并驗收合格的,每戶再補助3000元臨時救助款。

 

  上級撥付的是每戶3000元臨時救助款,而杜德娃卻每戶只發2000元,另外1000元被其據為己有。

 

  杜德娃心里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如果貧困戶知道政策,鬧起來,實在不行的話,再補發1000元;如果沒人鬧就不了了之,錢“妥妥的”揣進自己的腰包。

 

  據調查,杜德娃在為“四類人員”發放臨時救助款過程中,截留5戶貧困戶臨時救助款。接受調查期間,杜德娃將侵占的錢退還給了貧困戶。

 

  集中整治“雁過拔毛”問題

 

  “作為一名黨員干部和幫扶責任人,我不該私心作祟、‘雁過拔毛’,去動貧困戶的救命錢,在他們脫貧道路上拉后腿。發生這些違紀行為,為黨組織抹黑、為脫貧攻堅工作抹黑,我感到無比的羞恥和悔恨,甘愿接受組織對我的任何處理……”杜德娃在自己的懺悔書中反省道。

 

  “扶貧好政策不容玷污,‘救民于水火’的扶貧款更不容‘雁過拔毛’。杜德娃‘拔’的是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救命錢,玷污的是黨的好政策,損害的是黨和政府的形象。如此作為,必須嚴懲。”汝南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最終,杜德娃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并被責令辭去夏屯村村委會委員職務。

 

  圍繞杜德娃這起案件,該縣紀委監委以案為鑒、舉一反三,深刻剖析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發案原因,查找漏洞,建立健全村務公開等制度,完善一系列機制;延伸信訪網絡,暢通信訪渠道;強化監督執紀,對侵害群眾利益案件直查快辦;在全縣開展漠視群眾利益問題的監督檢查,組織開展“雁過拔毛”等“小微腐敗”問題集中整治,堅決斬斷伸向扶貧款的“黑手”,把維護群眾利益落到實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趙國利 通訊員 付華)

 
更多
广西快三官网